购彩

数理化的利器--汉语与英语相结合

数理化的利器--汉语与英语相结合

 

汉语的一个不足在于它是一个熟人的语言,它没有一个特别严谨的结构,而英语作为一个航海文明和商业文明的语言,它的结构化,它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描述特别好。英语的动词时态对时间的捕捉特别精准。英语擅长空间方面的描述,譬如介词结构。这些是汉语现在还不能覆盖到的。汉语暂时没有进化到这种程度。但是随着中美在国家舞台全方位竞争的出现,我们中国必须要自己独立培养自己的人才。数学、物理和化学等基础领域需要数以千万计的基础来堆出数百万计的精英人才。我们要能堆出几个扛旗手。换句话来说,如果没有数亿计的人去学习数理化,中国是不可能出现几百万的精英分子的。而我们有能力供应这个基础量。我们人多。关键在于这个分母如何培养出那几百万的分子。而这也是趣自学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们过去的教学是很不理想的。以英语学习为例那是学错路了。学什么一口流利的美语,口语。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学习的是思维编导框架,也就是从语法中抽取出来的思维模型。我们完全可以抛弃掉一些不必要的英语单词,我们只把英语语法的框架抽取出来,然后用汉语单词作为载体。譬如辅助于一些英语的介词,像in,on,to来应用。换句话来说在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的教学过程中,我们把英语和汉语各自优秀的属性提取出来为学习数理化所用。学物理化学的时候真正的语言是公式。在讲解公式的时候你得动用英语和汉语进行讲解。我们要用汉语中间夹杂着英语的语法结构来讲解。因为英语的语法结构不是单纯英语的,它的根是拉丁语和古希腊语言。换句话说它是一种有逻辑的语法结构。它的强逻辑性对于学数理化很有用!我们拿过来用就可以了。

 

有些全英版的教材和课程,这需要学生具有巨大的词汇量。而这个对孩子来说负载特别重。我们试图要降低一下标准。我们还是要坚持中文版的物理化学和生物。但是在讲的过程中,我们用的语法结构就告诉你,我们用空间介词,时间介词。这个介词汉语中没有。我们就从英语中拿过来。你比如说off,汉语中是没有这个词的,还有into,onto,但这个在英语中,数学,物理中特别特别实用。你要描述好的时候,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描述才更简洁更精准。我们就拿来主义,我们不崇洋媚外,但是我们持开放态度,兼收并蓄。未来的这种数理化的课程,我们的数理化课程的开发主题语言是中文。但数理化核心的逻辑是对时间和空间的一套语法结构,这种语法结构具体是用文言文还是用英语的语法结构?谁好用谁!我们自己定义了一套语法结构,它用汉语文言文作为载体,用英语的介词和短语动词作为载体。这样的话,这个孩子呢它不需要去背数以千计的单词才能跟我们学习数理化,它只需要掌握着一两百个语法结构的词组就行了。

 

这样我们就解决了汉语语言弱逻辑性的问题。我们把强逻辑性和汉语结合在一起来去学数理化。因为学数理化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是抛弃语言的,你是完全通过数学语言和物理化学语言在往前推进的。此时,不管你说英语和汉语都不重要,这都是解释性语言。用汉语来解释一篇论文的话那叫解释,不叫数学语言,所以我们通过语法结构带进去数理化的语言,这就是强基计划真正的精髓。那就是培养出强大的逻辑系统。